乌海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械医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丰城事件

发布时间:2019-09-25 19:06:58 编辑:笔名

械医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丰城事件

苏弘文看着麻醉机上的投影屏幕道:“小鱼的身体很健康,不过,你看这。,到这苏弘文手在投影屏幕上滑动一下小鱼的双肺便出现了,她的肺比她这个年纪的女孩要小上一些,并且舒张、收缩的频率相当慢。

耿海安看了看道:“她的肺出现了萎缩?”

苏弘文先是点头,随即又摇头道:“不能说萎缩,应该说功能退化了,这跟她长期生活在海里有关系。”

耿海安皱着眉头道:“有办法让她的肺部恢复到正常人的状态吗?”

苏弘文捏着下巴道:“有,她需要一种叫做器官恢复剂的药品,不过我现在手头没有这种药,得等一阵子,估计有个三五天这种药品就能送过来了,她吃上几天等肺功能恢复到一定的程度我就可以给她做一期手术了。”

耿海安扭头看了看在水里玩得不亦乐乎的小鱼道:“手术不能一次做完吗?”

苏弘文摇摇头道:“不行,得分两次做,第一次切除她的鱼鳃,让她能跟正常人一样生活在陆地上,第二次……”说到这苏弘文指着小鱼身上的那层淡蓝色的薄膜道:“第二次要剥除这层磷膜,然后给她的脚做整形术,对了顺便还得把她上半身那些伤疤也切掉。”

耿海安有些不忍心让可怜的小鱼经历两次手术,可苏弘文说要做两次肯定是有她的用意的,她也没办法说什么。只能道:“什么时候给她做第一次手术?”

苏弘文关了投影屏幕后道:“最少要半个月,这得看她的肺功能恢复到什么程度,正好这半个月你教她说话,以她的智商应该会学得很快。”

耿海安点点头道:“好。”

苏弘文看了看她湿漉漉的头发道:“你去把头发擦干,这样容易感冒。”看耿海安又去了更衣室苏弘文走到小鱼跟前冲她笑笑道:“你要听海安姐姐的话,不要在闹腾了啊。”

小鱼根本就听不懂苏弘文在说什么,她冲着他挥挥手,意思是让苏弘文进去陪她玩。

苏弘文到是明白她的意思,摇摇头道:“我还有事,不能陪你玩。让你海安姐姐陪你吧。”说完他对着更衣室的方向喊道:“海安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打我。”

听到耿海安的答应声苏弘文便来到了驾驶室,拿起跟前边开大巴的龙鹰联系下让他停车,很快苏弘文就上了大巴车。

安紫楠等人看他来了立刻问小鱼的情况,苏弘文把对耿海安说的那些话又说了一遍后道:“小鱼的事现在急不来。我们现在要去丰城。那里有个医疗案子等我处理。这事就不用你们管了,你们要负责的是看看有什么特殊的患者需要我们救治,记住一个原则我们只做各大医院做不了的手术、治不了的患者。”

朱宏伟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就管疑难杂症?”

苏弘文点头笑道:“对。要是我们什么病都管我们一辈子也别想离开丰城了。”

大家听他这么一说都笑了,在场的人都明白上次的手术过程一被曝光别说华夏的患者了,估计全世界的患者都想找他们这个团队寻求治疗,这个基数实在是太大了,如果什么患者都接手的话他们根本就忙不过来,反到不如按照苏弘文说的只接手非常棘手的患者,至于其他能在各大医院里得到有效治疗的患者索性就不管了。

苏弘文把这个调子定好后就跟大家闲聊起来,第二天晚上苏弘文一行人到了丰城跟调查组汇合,次日一早安紫楠这些人留在酒店等候接诊一些奔着苏弘文来的患者,苏弘文则跑去穆熙华等人那里。

一看到苏弘文穆熙华立刻笑道:“你小子可算是来了,案子我们查得差不多了,不是医疗事故,是医疗纠纷,现在就等你拿主意怎么处理了。”

苏弘文对大家点点头坐下后道:“跟我说说情况。”

穆熙华拿出一摞资料看了看后就跟苏弘文说起了丰城的案子,这案子很普通,丰城人民医院一个多月前接诊了一名老干部,这人叫尚杰,八十九岁了,年纪实在是不小,但尚杰的身体还算不错,除了一些基础病外并无什么大碍,按理说他这样的身体状况完全是不需要住院的,但全国像尚杰这样的老干部每年都会住两次院,他们是公费医疗,所有的医药费百分之百报销,另外国家还会给一笔陪床费,于是这些老干部的家属就每年带他们来住院,一年两次,反正医药费国家出,他们还能拿到一笔陪床费,这钱不拿白不拿。

尚杰这些老干部一年住两次院也就当是来医院疗养来了,做做体检,调理一下例如高血压这类的基础病。

医生们也是欢迎这些老干部来住院的,因为他们身体没什么大事,不会给医生增加工作量,也很好管,在一个医生们跟这些老干部混熟后也会找他们开点药,也就是说这药是医生本人用或者是他的亲朋好友用,跟老干部打个招呼,说我用点药就在你这开了,老干部们的医药费都是国家出,又不是他们自己掏钱,所以他们也不在乎,一般都会答应下来,医生能在老干部这得到好处自然乐意管这类患者了。

尚杰今年来住院跟以往一样都是早上在医生查房前来,等查了房没什么事的话他就出去遛弯,晚上也在家住,就在医院挂着个床位。尚杰入院一个礼拜后有一天他家里来了客人

械医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丰城事件

,尚杰喝了点酒,为了给客人腾地方住他就跟老伴去医院住,他住的是单间,里边有两张床,环境也不错,电视、卫生间什么都有,住这也不错。

来到医院后老两口洗洗就睡了,可第二天早上尚杰的老伴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于是赶紧找医生、护士,也把家里的子女都给找了过来,值班的医生当时一看尚杰身子都凉了,实在没有抢救的必要了,就没抢救。

在医生看来这件事并不大,他也没什么过错,可谁想尚杰的家属来了没多久就突然发难,说尚杰的死就是因为医生的工作疏忽造成的,值班医生肖泽银感觉相当委屈,这事跟他有什么关系?

晚上查房的时候他还特意来看过尚杰,当时他并没有什么大碍,还跟肖泽银聊了几句,晚上陪床的是尚杰的老伴,她睡熟了不知道尚杰过去了,也就没喊肖泽银,这样一来跟他有什么关系?

可尚杰的儿子、女儿就是咬着肖泽银工作上出现了疏忽才造成尚杰的死,如果他一直就在尚杰身边,老爷子就能救过来不会死了,这话实在是有点强词夺理,全华夏的医院也没那家医院规定医生必须24小时守在患者跟前,就算有这个规定也没那么多医生可用,一个科室少则二三十患者,多的有一百多个,面对这么多的患者那可能每一个患者跟前都有医生24小时守着?看护患者的工作都是由陪床的家属负责的。

所以尚杰的死真的跟肖泽银没什么关系,但话是这么说,可尚杰的子女却咬着不放,把这事闹得还很大,媒体都请来了,最后也把调查组给招来了。

苏弘文听完后苦笑道:“又是这样的事,唉,现在家属什么意见?”

穆熙华对这类事也感觉十分烦心,他想不明白现在的患者家属怎么就有那么多无理取闹的,苦笑着摇摇头道:“家属要求医院赔偿三十万,丰城人民医院不想赔这么多钱,最多也就是把医药费给免了,在给个五千块算安慰费吧。”

苏弘文苦笑道:“家属死活不同意吧?”

安紫枫接过话头来道:“对啊,他们死活不同意,医院那边也不做让步,我们来了到是跟医院跟家属谈了几次,可家属就是死活不松口,还拦着我们不让走,我们住这地方天天有人守着。”

苏弘文看了看自己这大舅哥道:“你们就不会强硬点吗?鲁煊赫的案子我们一强硬不就很快解决了?面对这样无理取闹的家属你们跟他们耗着干什么?不对,你们是有什么事吧?”

穆熙华笑道:“你小子真是粘上毛比猴都精啊,对我们是有事不好处理这才在丰城耗着等你来。”

苏弘文道:“说吧什么棘手的事把你们难为得躲在丰城了?”

穆熙华张嘴刚要说话外边就传来了争吵的声音:“我要见苏弘文,你别拦着我,起开。”

“苏组长正在开会,您不能进去。”

“我凭什么不能进去,让开。”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随即门就被推开了。

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女人走了进来,一进来先看了看会议室里的众人,她一眼就认出了苏弘文,立刻扯着嗓子嚷嚷道:“苏组长是吧,你是政府派下来为我们老百姓主持公道的,可你们是怎么主持公道的?我爸因为那医生的工作疏忽都死了,你们不帮我们讨个说话,还帮医院?你们调查组是干什么吃的?”(未完待续。。)

连云港治疗阴道炎费用
连云港治疗阴道炎医院
连云港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连云港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连云港治疗月经不调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