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叫停打车软件折射监管蛮横

发布时间:2019-11-30 09:02:13 编辑:笔名

叫停打车软件折射监管蛮横

时下在各大城市兴起,颇受市民和出租车司机喜欢的打车软件,却因存在竞价叫车行为遭遇争议,在上海甚至被出租车公司和监管部门叫停。可见,所谓违规,所谓灰色地带,说到底,不过是这种新技术、新服务动了官方预约平台的“奶酪”。

评论员 李迩

时下在各大城市兴起,颇受市民和出租车司机喜欢的打车软件,却因存在竞价叫车行为遭遇争议,在上海甚至被出租车公司和监管部门叫停。昨日,央视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打车软件作为一种基于地理定位的移动互联应用,去年开始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流行,目前安卓市场和苹果商城此类软件大大小小有十余款,多的用户数已达数百万。此类软件平台融合了定位和即时通讯技术,使得出租车司机和乘客可以就近配对,有效地缓解了一边乘客打车难,一边出租车放空的尴尬局面。本来这种以技术进步为前提,以自愿交易为基础的商业模式,是一桩你情我愿的好生意,可有人认为,此类软件违反了现有制度和规定,要叫停,这多少让人有些想不通。因为制度应该为人服务,而不是专门拿来添堵。

现在,监管部门说打车软件存在监管的灰色地带,那这个灰色地带是什么?说要叫停这类软件,有没有先问问消费者对这类软件是否满意呢?有没有问问出租车司机是否满意呢?

据央视报道,事情的争议出在费用上。消费者为了叫车,可能要多出5到10元的叫车费。但接受采访的消费者都认为值得,多花几块钱总比等上一个小时叫不到车好。而司机也认为,有了叫车软件能多拉几趟,多挣点钱,是个好东西。既然乘客和司机都叫好,那为什么唯独监管部门不认同呢?公权力在这种市场充分发挥作用的领域,为什么非要强插一脚呢?

出租车作为相对高端的交通运输服务,与普惠性的公共交通有着本质区别,而且竞价叫车交易行为足够市场化,价格双方自愿协商,何来违规之说?同时,竞价叫车作为一种增值业务,它没有改变出租车的基本运价,大家上车还是打表。所谓叫车费,说到底就是一种特定的预约叫车服务费用。事实上,在上海通过一些出租车公司官方的预约调度平台叫车,消费者也要交4元“电调费”,只不过“电调费”是公司和司机一人一半,而打车软件的竞价叫车费全部归司机。可见,所谓违规,所谓灰色地带,说到底,不过是这种新技术、新服务动了官方预约平台的“奶酪”。

作为普通老百姓,我们不清楚监管部门的规章制度是如何制定的,但我们知道解决打车难是硬道理,对于一款能给百姓带来方便的应用,监管部门应该善待它,而不是苛求它,对于所谓灰色地带,应该坚持“法无禁止即允许”的态度,予以理解和关注。而不要一上来就鸡蛋里挑骨头,先耍一通官威。

作为监管部门应该看到,科技发展在推动社会进步的同时,也会不断调整现有利益格局,特别是随着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传统垄断行业将受到冲击,是用制度去扼杀创新,还是利用创新去打破垄断,这不仅考验着监管部门的智慧,也关乎着我们未来。昨天遭遇“收费门”,今天竞价打车被叫停,无一例外这些消费者叫好的互联创新服务,都动了既得利益者的“奶酪”,明天又会轮到谁呢?

在任何时代,都别用制度来扼杀新事物,如果制度真的容不下新事物,请改制度。

银行
自媒体
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