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华北千里运煤线黑卡多0

发布时间:2019-11-25 09:32:46 编辑:笔名

华北千里运煤线黑卡多

为了探访华北地区最主要的煤炭公路运输线——内蒙古至京津运煤线超载超限运输内幕,随煤车司机走完了千里运煤路,实地暗访煤车超载现象。 从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煤田出,途经内蒙古、河北、北京到天津市,历时三天两夜,行程800多公里,一路目睹了沿途一些煤管、路政和交警部门设卡收费、中饱私囊的黑幕。发现,从去年底开展的华北五省市区联合治理超载超限运输工作,并末遏制住这条线上煤车超载现象。 伸向煤车的“黑手” 6月13日天刚蒙蒙亮,便从内蒙古准格尔旗薛家湾镇随两辆车出发,前往该旗的小煤窑西石湾煤矿装煤。由于买煤的车非常多,直到太阳落山才轮上装车,此时煤矿当天生产的煤基本被装完了,搭乘的两辆卡车仅各装了半车煤。其中核载25吨的红岩卡车装了22吨;另一辆核载19.9吨的欧曼卡车装了24.5吨。 装完煤上路。大约行驶一小时左右,遭遇此行的第一个关卡——大饭铺煤管检查站。两辆车依次过了地秤,红岩车不超载被放行,而欧曼车因超载4.5吨,按规定要罚款42元,但由于司机不要收据,只交了20元便通过了。交完罚款的司机师傅说:“不要票,这钱就被煤管员私吞了。超的多,他们收的也多,每人一年至少弄个十来万。” 过了大饭铺煤管检查站,天色已完全黑下来。两辆车虽然核载为20吨左右,但实际能拉四、五十吨。司机又在杨四圪咀的一个私人装煤点为欧曼车加载了17吨。 有意思的是,这个私人装煤点距杨四圪咀煤管检查站仅百米左右,有几十辆煤车在这里添煤。原来,拉煤车为了逃避煤管检查站对超载车辆的收费,往往在煤矿不装到超载,待过了煤管站后,便到私人装煤点加载,将煤装得高出汽车马槽一大截,严重超载。像这样的私人装煤点,在准格尔至呼和浩特市的公路两侧至少看到20多个,夜深人静时,一辆辆超载运煤车正是从这里驶上公路的。 夜幕下的“幽灵” 夜色更黑了,呼(呼和浩特)准(准格尔)公路上的超载运煤车越来越多。23点左右,乘坐超载欧曼卡车随着运煤车流来到了呼和浩特市托克托县永圣域段。这时,原本畅通的公路上忽然塞起了车,经常跑这条路的司机师傅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了100元钱。他说:“一定是交警又设卡要钱了。” 果然,走了二三公里后,便看见一名身穿红黄条纹荧光背心的交警站在路中间拦车。只见他一米七以上的个头,圆脸盘,警号被荧光背心遮了个严严实实。的卡车师傅将车开到他的身旁,麻利地将100元钱递到窗外,这名交警二话不说,接过钱后把手一挥,的车连停都没停就过去了。 谁知,刚走了几十米,另一位穿着荧光背心的交警又上来拦车。这时,刚才收钱的那位交警冲着这边说:“给过了!”这位交警一听,立即将拦车的手势改为放行的手势。的卡车师傅说:“现在的交警白天怕上面追查,上路收费给开票。晚上就不开票了,少给点钱就放行。所以,煤车司机为了多拉煤、少交罚款,都在夜里跑。” “按章办事”的检查站 6月14日凌晨3点,煤车来到了呼和浩特市罗家营高速公路收费站。收费站外的路政人员命令车辆到路下的检查站过秤。两辆车中超载的一辆被扣住了。卡车司机带着直奔检查站的办公室。 司机师傅将超载单递给一名女工作人员,她看了一眼说:“超得多了吧!”她用计算器一算,得出罚款数额是4100元。师傅赶快赔着笑脸说:“我们是从呼市上路的,那能刚出门就罚这么多呢?便宜点吧。”正在这时,女工作人员的突然响起,她接完以后向窗外看了看,对说:“看到外面那辆越野车没?我们的领导正在那儿看着呢。” 她咬定有领导看着,一定得按规定办。几番交涉无功后,开始与她讲价,最后交了1500元罚款。 煤车司机对说:“这次给钱太痛快了,要是平时被罚1500元,就是磨上几天也不会给,要不跑这一趟还不亏了。如果真的是每辆超载车都照这么罚,这条线早就没人敢走了。”他告诉,罗家营检查站最黑,以往过这里被扣时,不塞给路政人员四五百块钱就甭想过去。 神通广大的“车托” 通过罗家营检查站后,由于北京警察汽车俱乐部在110国道卓资山、集宁、兴和等段经过,上述路段的煤管、路政、交警等部门怕塞车影响车队通过,在这些被拉煤司机称为乱罚款最多的地段庆幸地躲过了罚款。而在河北柴沟堡、良民沟等平时乱罚款严重的地段,因修高速公路和突降大雨,只看到了停在路边设卡的警车的路政车,罚款人员均到车内躲雨,使再次逃过一劫。 6月15日凌晨1时,乘坐的车驶上京张高速公路,来到了河北官厅治理超载超限检查站前。的司机师傅说,超载车要想通过官厅和下一个康庄检查站,就得与“车托”联系,由他们带车过去。否则就会被按规定卸煤。 他掏出一张名片,这是他上次过官厅时“车托”给留的联系方式,上面只写着“魏先生”及两个号。的司机师傅按上面的号码拔了几次,对方关机。他又从运煤朋友那里找到了另一个“车托”,对方说,过这两个地方没问题,不过得再等一会。每过一个地方400块钱。 于是,便等待起来。真到凌晨3点,终于等到了“车托”的来电,他问了车牌号后告诉司机:“现在可以过了,你打开应急灯就行。”司机立刻驱车向检查站驶去。途中,我们数了一下,路边共停了136辆超载车。 通过检查站时,发现前面的几辆超载车都被交警拦进了服务区,当交警见到的车时,将脸一背,的超载车就顺利地通过了。离开官厅检查站,“车托”又打来,通知与另一位“车托”联系,由他带通过康庄检查站,同时将两处过卡的800元钱一起交给他。 大约40分钟后,接到了这位“车托”的回电,他要司机带上钱,到前面找一辆车牌为号冀G25381的桑塔那轿车,然后他再带通过康庄检查站。立即与司机师傅带上钱找到这辆车,同时见到身穿西装、操着天津口音的中年男人。他接过钱后告诉,将你们车的应急灯打开停在路边,等看见这辆车过来后,跟着就能过去。这时,另一名卡车司机也急匆匆地跑过来与他商量过收费站的事。 4点20分,天已蒙蒙亮,一辆红色的桑塔纳打着应急灯疾驶而过,后面跟着一长溜超载的卡车。的司机师傅赶快发动车并加入了这个车队。过收费站时,站在警车旁执勤的交警视若无睹,长长的车队从旁边一条应急通道上鱼贯而过,浩浩荡荡地通过了康庄检查站。

手机导购
二连浩特亲子育儿网
矿山施工设备